每日新闻网

记忆深处儿时的美味,家乡的小咸菜,味道依旧,真好吃!


#扶贫达人在行动# 大家好,我是晋南老赵,图文分享晋南美食,记录百姓生活点滴!n清明小长假期间,回到了久别的家乡,祭祖上坟,偶遇儿时玩伴,饭店饮酒叙旧,大醉而归,酣睡。第二天早起胃难受,想吃馒头夹咸菜,可惜家里已经多年不腌咸菜了,只好与妻子出门找寻。这就是目前村里腌咸菜的地方,以前是我小时候的学校,从小学一直到初一都在这里面读书学习,现在成了酿酒酿醋腌咸菜的地方,是由村里一户张姓人家在加工制作。


进入大门,破破旧旧的房子映入眼帘,斗转星移,已经物是人非,和从前大不一样,唯一就是老房子还在,从时间上来推算,我是七几年在这上的小学,门口放大秤的那个房间,记得初一的时候我还在里面住过。现在里面干什么?还不得而知。


从里面往外看,远处有一排房子,前面有一后来搭建的简易房,有一个不太高的烟囱,这就是酿酒的工坊,那一排瓦房是我小学三年级的教室,睹物思情,仿佛又看到当年自己坐在教室里大声读书的样子,时间如白驹过隙,一晃已经人到中年了。


在院子的西北角有间房,里面有的地方已经有点渗漏,主人还给房屋吊了个顶,这里面一缸一缸的是什么东西?我来告诉大家,这是这户人家酿的纯粮酒,张姓人家的老父亲以前是运城某家酒厂的技术员,后来自己在村里酿酒,手艺据说传给了孩子们。


这是一进门门口放大秤的那个房间,里面也放了几个大缸,这又是什么呢?这是自己酿的米醋,可能和酿酒道理一样吧,顺便就再酿点醋,老家人爱吃米醋,拌个凉菜啥的,都会用到,过来打上二斤,很是方便而且还合自己口味。


下面要进入的这个房间,才是老赵要买的咸菜加工的地方,两个大池子,是用砖和水泥砌成的,再铺上塑料布,防止渗漏。这个池子里酱油放的少,腌出来的咸菜颜色比较浅。


这是另外一个池子,里面的酱油明显比较多,颜色重,腌出来的咸菜发黑,想吃哪一种自己选,味道都差不多,就是颜色有区别而已。


小时候吃的咸菜都是颜色深的,所以选了两块,直接捞出来放塑料袋里就可以了。


这位老者就是现在酿酒醋和腌咸菜的主人,有六十多岁,叫张三元,据说他的手艺来自于在酒厂做技术员的父亲的亲传。老父亲有五子,他排行老三,在村里酿酒醋已经很多年了,同时再捎带腌点咸菜,这三样是家里收入的主要来源。老人说,以前吃咸菜的人多,卖的还可以,家家户户都会来买。尤其是村里有人家过事的时候买的更多,现在不行了,来买的人大多都像我一样,就是尝尝以前的味道。


门口有台简陋的小台秤,两疙瘩咸菜也就二斤多点,两块钱一斤,大概有四块五的样子,老人收了四块钱,都是乡里乡亲的,零头就不要了。聊天的过程中,老人说他的酿酒手艺来自于父亲,而下一代就没人学了,怕是以后手艺就没人传承了,非常可惜。老人对他酿的酒非常自信,说方圆好多里地的人都到他这来买,老赵昨天喝多了,今天听见酒字都晕,买了两块咸菜就离开了。


这样的咸菜,用的原材料是一种叫苤蓝的东西腌制的,两疙瘩咸菜跟着我从永济到侯马,最后出现在盘子中,看着不起眼,过去却是农村人饭桌上的主打菜,尤其是七零后的孩子,上学带的菜大多都是咸菜,可以说它陪伴了一代人的成长。只是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,吃的人便少了。


经过一番清洗浸泡,切片切丝,加入蒜片辣椒丝,烹热油,再加点从老家带过来的柿子醋,一盘小咸菜就大功告成了,看着还不错,尝一口还真是儿时的味道,一点没变,再来点油泼辣子,一口气吃两个馒头,真解馋!随着老手艺人的逐渐减少,只怕以后吃到儿时的美味就难了,所以说感谢这些老手艺人的传承,这是一种工匠精神的延续!我是晋南老赵,以上图文均老赵原创!头条号分享晋南美食,记录百姓生活点滴!感谢大家一路关注!

分类: 今日推荐

标签:腌菜  美食  手工艺  酱油  不完美妈妈    侯马  农村  

发布于:2019-04-16 12:21:00